《足球小將》都不敢畫的劇情:0

中國有哪一個高中的足球校隊,能夠挑戰廣州恒大嗎?

但凡是對中國足球有些常識性瞭解的小白球迷,對這個問題都會報以嗤之以鼻的態度。然而,高中足球校隊險些通過點球大戰淘汰廣州恒大的故事,在日本卻真的上演瞭鮮活的例子。2003年11月底,橫濱水手在岡田武史的帶領下以兩階段57分獲得J聯賽冠軍。幾乎是在橫檳水手奪得J聯賽冠軍的同一時間,日本的一個杯賽“天皇杯”已經開始瞭第一輪的角逐——許多小球會正在為瞭獲得挑戰J聯賽冠軍的機會而努力。


與歐洲或者南美國傢的杯賽不同,日本“天皇杯”鼓勵大學、學院甚至高中球隊參加,非職業聯賽球隊參加天皇杯的方式,就是贏得縣級聯賽的冠軍。一支叫市立船橋高中的球隊正是以縣級聯賽冠軍的身份參加“天皇杯”的,“天皇杯”第一輪和第二輪市立船橋高中都以1-0擊敗對手。按照規定,日本J聯賽的頂級俱樂部從第三輪參加“天皇杯”,很多像市立船橋高中這樣名不見經傳的小球隊,之所以做著擊敗頂級聯賽冠軍的白日夢,是因為“天皇杯”是單場決勝負,偶然性極大。

老天爺真的給瞭市立船橋高中挑戰J聯賽冠軍橫濱水手的機會!通過抽簽,一群高中生將在2003年聖誕節前11天與日本J1聯賽冠軍橫濱水手一較高下。爆冷擊敗冠軍球隊的理想很豐滿,但現實卻無比骨感——這場實力天差地別的比賽一開始近進入瞭虐菜模式,僅僅6分鐘橫檳水手就2-0領先。對於市立船橋高中而言,6分鐘之後上半時近40分鐘再未失球,已經算是運氣較好。當時市立船橋高中參賽的一名高中生羅伯特-庫倫(北愛爾蘭裔日本籍)回憶起那場比賽說道:“我們以為球隊會以10-0甚至更大的比分輸掉比賽,所以我們的想法就是‘享受比賽,享受這偉大的氛圍吧’。”

市立船橋高中首發

下半場橫檳水手依舊穩穩當當的控制著場上局勢,但那群比賽前半個月苦苦鉆研偷襲大法的高中生竟然創造瞭奇跡!當比賽進行到第69分鐘時,橫濱水手門將下川健一在防守一次角球時失誤漏球,市立船橋高中隊隊長增嶋龍也射門得手,比分變成瞭1-2。被一群小屁孩進球的“恥辱”令橫濱水手將士內火中燒,主帥岡田武史不停朝著對手球門揮手,意思很明瞭——幹就完瞭,不停進球就完瞭!除瞭門將之外,橫濱水手的場上10人巴不得都擁擠進對方禁區。

0-2落後,市立船橋高中神奇扳平比分

市立船橋高中的門前風聲鶴唳,常規時間僅剩最後5分鐘,橫檳水手擲出界外球被大腳解圍,皮球卻誤打誤撞來到市立船橋高中中場球員庫倫腳底下,庫倫帶球一抬頭,前方簡直就是一片足以策馬奔騰的大草原,面對不斷後撤的橫檳水手後衛,庫倫在中路強行加速突破後送出傳球,拍馬趕到的前鋒田中恒太破門。一個再普通不過的高中球隊,完成瞭對J1聯賽總冠軍史詩般的絕平!

被高中球隊逼平,冠軍教頭岡田武史的臉上寫滿尷尬

市立船橋高中的教練在場邊露出瞭中彩票的表情,而岡田武史的世界早已經天崩地裂。最後3分鐘,越戰越勇的市立船橋高中在一次反擊當中獲得單刀赴會的機會,前鋒卻將皮球踢在瞭橫梁上。此後市立船橋高中迎來噩耗,市立船橋高中隊隊長增嶋龍也在裁判眼皮底下假摔,領到第二張黃牌被罰下,這也意味著球隊不得不在加時賽中10人迎戰。

市立船橋高中隊長增嶋龍也(左)和混血前鋒羅伯托-庫倫(右)

橫濱水手和市立船橋高中在加時賽階段均無建樹,雙方不得不進入點球大戰。橫濱水手門將下川健一在點球大戰中發揮神勇,撲出兩粒點球,幫助球隊4-1勝出。高中校隊10打11通過點球大戰險些擊敗J1聯賽冠軍——在日本動畫片《足球小將》當中作者都不敢想象的情節,險些發生在瞭日本足球的現實世界當中!

這樣的故事在中國有著怎樣的版本呢?2013年卡馬喬率領中國隊在合肥1-5慘敗泰國青年隊,一群鍵盤俠躲在屏幕背後向國足喊話——國足,就你這點水平敢接受我們高中校隊的挑戰嗎?此外便再無下文。日本足球1993年開始職業化改革,而中國1994年開始職業化改革,中日足球的職業化幾乎同一時間開始,今天日本足球為何把中國足球甩開瞭幾十年?根本的區別在於——日本有著中國所望塵莫及的足球社會基礎。

日本高中足球聯賽,就是日本足球社會基礎最重要的組成部分!

盡管日本1993年才著手操辦職業聯賽,但日本的高中足球聯賽至今已有100年的歷史。從1917年開始,除瞭戰爭等因素停辦5屆外每年雷打不動的舉辦一屆。在100年的歷史長河當中該賽事多次改名,現在的標準名稱為“全國高等學校サッカー選手権大會”。全國高等學校サッカー選手権大會全國總決賽每年有48支球隊能夠入圍,除瞭東京都每年有兩個總決賽名額之外,日本其他46個都道府縣每個地區擁有一個通往總決賽的名額。然而,僅僅是得以參加總決賽的48支球隊根本不足以表達日本全國高等學校サッカー選手権大會的賽事規模。日本每年為瞭爭奪這48個黃金名額的球隊多達4000多支,上屆比賽光是愛知縣就有184支球隊參加瞭預選賽。

去年的日本高中聯賽,靜岡縣的參賽球隊

每個地區一般隻有一個晉級全國總決賽的名額,所以在此之前在每個地區進行激烈的地區選拔賽就在所難免。全國總決賽一般在12月底到1月初進行,而各個地區的預選賽則在8月份左右就已經開始瞭。各個地區預選賽比賽規則的制定、賽事的組織安排主要由地方足協負責。賽制一般是單場淘汰賽,少部分地區采用單場淘汰賽和小組賽結合的方式進行比賽,比如廣島縣。由於學生周一到周五課業繁雜,所以地區選拔賽一般都會選擇在周末進行。

第97屆日本高中聯賽將在今年12月30日開幕

即便地方足協資源相對有限,但各個地區選拔賽球員的服裝、相關比賽設備也相當專業。一旦能夠通過層層選拔晉級全國總決賽,這群日本高中生的幸運兒則可以感受到甚至比日本J1聯賽職業球員還要專業賽事包裝和賽事服務——

每年的全國總決賽一般在首都圈(包括東京都、埼玉縣、千葉縣以及神奈川縣在內的“一都三縣”)舉行。全國總決賽由日本足協、日本高中體育聯盟以及日本電視臺NTV為首的43傢電視臺主辦。入圍總決賽的48支球隊,將通過47場比賽最終決出一年一度的全國總冠軍。鳥巢會為瞭一群名不見經傳的高中生踢比賽而開放嗎?這樣的想法無異於天方夜譚。日本全國高等學校サッカー選手権大會第94、95、96屆全國大賽決賽,都在2002年韓日世界杯使用場地琦玉2002球場(現為浦和紅鉆主場)進行。

中國沒有高中聯賽,卻有大學生全國聯賽。大學生足球聯賽決賽在鳥巢踢?中國大學生足球聯賽的組織者和決策者單是想象一下,恐怕自己都會忍不住發出笑聲!為什麼要在鳥巢踢?誰會花錢來看一群大學生踢比賽?又由誰為鳥巢昂貴的場地租借費用買單?困擾中國足球人諸如此類的難題,對於日本人而言根本不存在。

2017年日本J1聯賽場均觀眾18883人,J2聯賽場均6980人,J3聯賽則隻有2613人。日本選手権大會全國大賽決賽現場觀賽人數,遠遠超過瞭2017年J1聯賽的場均觀賽人數,甚至足以與廣州恒大場均觀賽人數相比。第96屆日本高中足球錦標賽全國大賽決賽現場觀賽人數為41337人,第95屆為41959人,第94屆更是多達54090人!為瞭向晉級決賽的兩支球隊打造最震撼的比賽氛圍,賽事組織方在比賽門票價格上選擇瞭親民路線。半決賽和決賽當中,到場前3000名小學生免門票。決賽中,無指定座位的自由席,小學生價格800日元(折合人民幣47元)、高中生1000日元、成人觀眾1500日元,指定座位的票價則從2600到4100日元不等。當然這隻是決賽票價,半決賽和其他比賽的票價還要稍低一些。

正如前文所述,日本高中足球錦標賽全國大賽的主辦方當中,以NTV為首的43傢電視臺是主要力量。全國大賽中的47場比賽,尤其是半決賽和決賽日本43傢電視臺都會面向全國進行轉播。從2009年開始,高中足球全國大賽的轉播工作引入瞭全程1080P高清直播、5.1聲道環繞立體聲伴音、可選式提示字幕等新技術,在轉播規格上甚至可以比肩世界杯這樣的頂級大賽。通過電視和移動設備觀看比賽的人數,更是數以百萬計。每年的12月底到1月初,日本高中足球錦標賽全國大賽都成為日本舉國上下的一個大事件。正是在整個社會相關資源方的共同努力下,日本足球的文化和氛圍才得以一點一滴搭建起來。


當然,即便日本足球的文化和氛圍、日本人的思維模式與現階段的中國有著很大差別,但“錢”還是賽事組織方和決策方無法回避的一個問題。他們的錢從哪裡來的呢?高中足球聯賽超高的曝光率吸引瞭帝人、豐田汽車、彪馬、明治、富士施樂等大型企業的贊助,日立、日產、三井、Air Max 270 白及Nike、三洋、大正制藥、可口可樂等也曾是聯賽贊助商。邏輯其實很簡單,但要做到對於中國人而言可謂難於登天。

想要獲得更多名字更響亮的贊助商支持,就必須想方設法擴大賽事的影響力,吸引更多的人關註日本高中足球錦標賽全國大賽。為此,日本高中足球聯賽全國大賽從2002年開始邀請從該項賽事走出的足球巨星擔任賽事代言人。2017年度的代言人是如今效力德甲不萊梅的大迫勇也,今年則是西甲名將乾貴士。今年夏天出戰俄羅斯世界杯的日本國傢隊成員中,川島永嗣、岡崎慎司、柴崎嶽、長谷部誠等都曾擔任代言人。

去年日本高中聯賽的代言人大迫勇也

從2005年開始,賽事組織方為瞭將高中足球聯賽推向更多的受眾,邀請瞭多位日本知名女藝人擔任球隊的“應援經理”——知名球星的代言可以讓更多本來就喜歡足球的觀眾開始關註高中足球聯賽,而女明星的鼎力支持則有可能將一些從不看球的人的目光第一次引向足球。堀北真希、新垣結衣、川口春奈、廣瀨愛麗絲和廣瀨鈴姐妹等等日本知名女星都曾擔任過高中足球聯賽的“應援經理”。

2005年日本高中聯賽應援經理堀北真希

2006年應援經理新垣結衣

所謂“應援經理”是什麼?翻譯成中國話,就是大傢再熟悉不過的拉拉隊長。應援文化也是日本高中足球聯賽得以發展的重要文化基礎。在12月12日日本足協發佈的《日本國傢隊5個宣言》當中——“將國內應援化作力量,去挑戰世界”赫然在列。足球是為誰而踢?日本高中足球聯賽的應援團從小就給瞭日本高中生答案。從高中聯賽開始,球員作為個體的價值就在不斷得到應援團的肯定——應援團會單獨為一個球員唱歌,單獨呼喊一個人的名字。這樣的事跡在中超賽場當然再尋常不過,但在中國高中、大學呢?應援團除瞭學校老師、傢長鄰居什麼的,最大的力量來自於登場球員的隊友。一個學校當中能登上全國大賽舞臺的畢竟隻是少數,其他無法進入比賽名單的球員就成為他們堅強的後盾。

去年的應援經理高橋光

日本歷史上首位面對皇馬和巴薩兩大豪門都有進球的本土球員柴崎嶽,也是日本高中足球聯賽的代表性產品。柴崎嶽在日本高中足球第88、89連續兩屆全國大賽都拿出瞭巨星級表現,被鹿島鹿角正式簽下時,柴崎嶽的正式身份仍舊是高中在讀。跟隨鹿島鹿角五個賽季大小賽事的歷練,柴崎嶽憑借2016年世俱杯對陣皇馬的梅開二度得以登陸歐洲。從高中代表隊到攻破皇馬、巴薩球門,柴崎嶽隻花瞭6年時間。

柴崎嶽曾是日本青森高中的中場核心

世俱杯2次攻破皇馬球門,柴崎嶽一戰成名

柴崎嶽並不是日本高中足球聯賽唯一的幸運兒,日本國傢隊近些年從未缺乏從高中足球聯賽走出的球員——中田英壽(韮崎高校),本田圭佑(星稜中學)、中村俊輔(桐光學園)、長友佑都(東福岡高校)、岡崎慎司(滝川第二高校)、大迫勇也(鹿兒島城西高校)、遠藤保仁(鹿兒島實業高校)、柴崎嶽(青森山田高校)、大久保嘉人(國見高等學校)。這些在日本足球歷史上響當當的名字,都與日本高中足球聯賽密切相關。

高中時的本田圭佑與岡崎慎司

國傢隊並肩作戰

日本高中足球聯賽並不是空中樓閣,這項古老的賽事之所以健康運轉瞭100年,在於它隻不過是日本教育當中的一個環節。日本高中聯賽的人才來源於哪兒,來源於日本的小學足球賽事、初中足球賽事;那些高中為足球揮汗如水的孩子畢業就無球可踢瞭嗎?他們還可以進入大學校隊,還有成熟的大學聯賽可踢。除瞭大多數球迷熟悉的男足高中足球聯賽,日本全國高中女足錦標賽不聲不響也已經舉辦瞭23屆,為日本女足源源不斷的輸送著人才!早稻田、慶應、築波等很多大學對有足球特長的學生都有保送或降分錄取措施,條件是為本校足球隊效力;而大學比賽剛剛步入社會,日本的很多大企業都對有過高中足球全國大賽、高元宮杯等兩項大賽履歷的畢業生十分青睞!

上屆高中聯賽決賽,前橋育英1-0擊敗流通經濟大柏奪冠

更可怕的是,日本高中足球聯賽還不是日本18歲以下球員的最高級別賽事;而高中足球聯賽也僅僅代表日本足球青訓體系的兩條軌道之一。在日本青訓分為兩條主線,一條是日本職業足球聯盟旗下的職業青訓體系,另外一條就是高中足球聯賽為代表的校園足球體系。日本高中足球錦標賽的賽事組織方是日本高校體育聯盟組織,參賽球員需在高校體育聯盟註冊;而出自J聯賽球隊的青訓梯隊球員需在J聯賽註冊,這些球員不能代表高中球隊出戰日本高中足球錦標賽。兩條主線一般都是互相平行,不產生交叉,而目前日本18歲以下球員最高級別的賽事,正是兩條線唯一一個交叉點的產物——高元宮杯U18聯賽,這是一項為職業隊梯隊以及高中校隊專門打造的聯賽賽制的比賽。

日本足球青訓的雙軌機制

中國踢球的孩子為什麼如此之少?歸根結底,因為中國的青訓體系隻有俱樂部梯隊這一條線——這跟獨木橋擠過去瞭就是天堂,擠不過去基本就是人生的墳墓。很多傢長之所以不敢下定決心送小孩兒去俱樂部梯隊踢球,正是擔心孩子萬一被淘汰,學業荒廢人生計劃滿盤皆輸。而在日本,球員可以從高中足球聯賽進入職業梯隊,被職業梯隊淘汰也有機會進入高中踢高中聯賽再度證明自己——中田英壽和中村俊鋪就是被俱樂部青訓體系淘汰之後,在高中聯賽獲得重生再度進軍職業俱樂部。

“亞洲小貝”中田英壽

還記得筆者在前文當中提到的那個校隊挑戰國傢隊的笑話嗎?在日本整個高中足球聯賽日益繁榮的大背景下,中國國傢隊戰鬥力甚至比不上日本的高中校隊。這樣可怕的結論當然有著充分的事實依據——2017年,沈祥福指導率領U17國青去日本千葉拉練備戰,約戰一個叫明秀日立的高中校隊,這所學校校隊一批學生出去比賽人手不夠,與另一所當地叫水戶的學校組成一個臨時合隊迎戰U17國青。U17國青以舉國之力挑戰日本兩個再普通不過的高中臨時拼湊的“校隊”,結果最終吃到敗仗!


而這樣普普通通的高中足球校隊,日本目前大概有4000多支!

本文來源:網易體育

發表迴響